大师江湖别过,再无“下回剖析”

来源:鄂尔多斯市政协原主席王凤山被公诉(图|简历) 发表时间:2019-01-12

[ 字号  ]

原题目:大师江湖别过,再无“下回剖析”

“一生尝遍甘苦,书中说恣意仇,百部经典傲神州,听众闻声静候。”

单田芳。图片来自视觉中国

文|新京报记者 王双兴 周小琪 党元悦 刘臻

编辑 | 胡杰 校对 | 陆爱英

本文约3423字,阅读全文约需11分

新京报记者从北京单田芳文化流传有限责任公司司理肖建陆处获悉,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11日下战书3点30分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世,享年84岁。

新闻迅速刷屏。微博上,网友们纷纷燃起红烛:“没有下回剖析了,大师江湖别过。”

生于曲艺世家,醒木拍了几十年,一生与评书共沉浮的单田芳,带着他的江湖故事,与江湖长辞。

单田芳1934年12月17日出生于一个曲艺世家,是中国评书演出艺术家、作家。代表作品有《三侠五义》、《白眉大侠》、《三侠剑》、《童林传》、《隋唐演义》、《浊世枭雄》、《水浒外传》 等评书。

2000年,单田芳罹患胃癌并接受了手术,将胃部切除三分之二,那之后,他继续创作并录制了后续的20余部电视和广播评书作品。2011年,单田芳的自传《言归正传》出书,“说了一百多套评书,总是别人的故事,到这儿言归正传,说说自己。”30多万字口述完,单田芳感伤:人生实在就一个字:熬。

评书大师单田芳因病在北京逝世。 新京报“我们视频”出品

“这跟要饭也没啥区别啊”

单田芳1934年12月生于天津。他的家庭是一个曲艺世家,他厥后在自己的博客中回忆:“我外祖父、父亲母亲、伯父伯母、姨父姨妈,三亲六故险些都是说书的艺人。”他的外祖父王福义是竹板书老艺人;母亲王香桂是西河大鼓演员;父亲单永魁是弦师;大伯单永生和三叔单永槐划分是西河大鼓和评书演员。

在2011出书的自传《言归正传:单田芳说单田芳》中,纪录了他流离失所的前半生。童年时期,单田芳一直追随怙恃在东北的差别都会间迁徙。怙恃是当红艺人,辗转差别所在说评书。小时间,单田芳就在怙恃演出的后台拿个小箩筐,下去跟人收钱,喊着“捧场了!捧场了!”他其时想:“这跟要饭也没啥区别啊,我可不愿干这个。”

1943年,9岁的单田芳随怙恃搬到了长春。在长春的生涯,是单田芳一段主要的履历。厥后他在自己的博客中,对其时和朋侪们玩耍的游戏如数家珍。

无忧的生涯在1945年发生了改变。抗日战争竣事后,长春陷入了两个月的无政府状态。国共内战发作后,国民党守军和东北野战军在长春城外拉锯,长春成为围城。城中的黎民天天都在被饥饿折磨,与殒命屠杀,单田芳再次见证了这些磨难。

长春解放之后,单田芳家里又凭着之前攒下的积贮搬到了沈阳,亲戚老小聚在一起,家族的评书生涯也来到了巅峰。1951年怙恃仳离,母亲远走异乡,留下了还未成年的单田芳和几个妹妹。

生涯的重压之下,曾经立志不再从事评书行业的单田芳,此时也不得不有所摇动。

从小到大,单田芳都浸在评书、竹板书和西河大鼓中,他却没有爱上曲艺的行当。“在台上指手画脚,摇头晃脑,让人家品头论足,我以为不自在。”

单田芳想更换门庭。1953年,18岁的单田芳如愿收到了东北工学院的录取通知书。没过多久,一场大病突然袭来,单田芳连基本生涯也无法自理,只能回家休养。

曲艺界老先辈李庆海来探望他,瞥见他家四壁凋零,劝他学评书,“就算你大学结业,每个月的人为也不凌驾百元,与说书比起来差多了。”单田芳被劝过无数次,终于动了心。

“人要活得像玻璃”

1954年,单田芳最先跟李庆海学艺。白昼,李庆海在台上说《小五义》,单田芳在台下记;晚上,李庆海给他上课,教他说评书的要领、演出人物的武艺。

说书是一人多角戏,生旦净末丑,个个差别。但一套书里,只有一小我私家演,上一秒你是母亲,下一秒酿成孩子,这会儿是傻子,过一会儿又是疯子,得各有神韵。

喜怒哀乐的分寸怎样拿捏,一把扇子代表十八般武器,怎么比画才气传神……单田芳对着镜子天天练,练得有些魔怔了。“评书的要害在于非得钻研书情和书理。琢磨透了,也就爱上评书了。”

评书艺术家单田芳。图片来自视觉中国

两年后,正月月朔,单田芳在鞍山的一家茶社首次登台,说的是家里祖传的《大明英烈》。。虽是数九严冬,单田芳说得满身上下全都是汗。台下回声热烈,他一口吻说了两个多小时。直到茶社的司理走过来,敲着书桌提醒他:“单先生你跑到这儿过书瘾来了,你看看都几点钟了?”

演出竣事后,他用赚来的4块2毛5分钱给家里人买了一斤猪肉、十个鸡蛋,给自己买了一包烟,还剩下三块来钱。

日复一日,单田芳越说越有劲儿,终于成了“板凳头儿大王”,挣的钱远远凌驾了其他演员,“不以为这行当低贱了。”

单田芳把这段履历称为“第一次新生”,1966年,文革最先,他迎来了“第二次新生”。

1970年,单田芳被下放到鞍山市台安县农村劳动。天还没亮,队里就吹口哨荟萃下地,铲地、送粪、割草、积肥,黑透了才收工,“累得上不了炕。”

劳累死板的时日里,背评书是他唯一的兴趣。《三国》、《水浒》、《聊斋志异》,说过的书一套都不放过,365天,来往返回背了无数遍。

天天在地里的十几个小时,单田芳手里干农活,脑子里却在想:“我说的第一部书是什么?怎么说的?”“若是有一天我能重登舞台,说书不能走老路子,还要革新,学会留白。”

单田芳整整“劳动”了4年,也被批斗了4年。从小发展在都会的他没受过这种罪,人生看不到什么希望,“再这样下去,非死不行”。在一次批斗大会后,他选择了逃走,最先在外漂流的生涯。

2010年,他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哈尔滨、长春、沈阳,他跑遍了东北,靠做手工艺品“水泡花”过活。拿个罐头瓶泡几朵小花,叫女儿去卖。那花儿五颜六色的挺悦目,人们就都来买。除掉工本,一瓶能挣几分钱。集腋成裘,攒到几块了,就能买粮吃。

流离的日子里,单田芳也能找到乐子。他交了帮朋侪,就像做贼一样,把门闩了,派人把风,他说书,两小我私家拉弦、唱京剧;他还买了辆破自行车,忙中偷闲,常到长春的一湖潭水看人家游泳,自己也凑热闹,下水兜两圈。

“凡有井水处,皆听单田芳”

1978年,单田芳恢复信用和公职,迁回都会,拿到了国家赔偿的十年人为——共计八千多块钱。那年,单田芳44岁,终于把醒木拿回了手中。

单田芳告诉自己,盼来这天不容易,诉苦不如宽容、不如感恩。“人要活得像玻璃,能把脏工具擦掉。”

革新开放以后,人们最先通过电台、电视听评书。单田芳回忆,在茶社里说书,面临观众,有随意性,随便转动转动,说点车轱辘话,说完一段抽根烟,都没关系。可电台不行,电台要求简练明快,没有观众。上电视说书更纷歧样,要求更严酷。

单田芳在演出评书。图片来自视觉中国

刚最先,单田芳顺应不了。面临麦克,空无一人,说成什么样也看不着观众反映,他想了一个措施:录音棚有面透明的大玻璃,能看到外面的录音员,另有俩监听的,另有个主任,录书的时间他们天天在外头坐着,透过玻璃能看得清清晰楚。

单田芳想,不如就拿他们当观众,我在里边说,看外边他们的心情。“我一抖负担,他们龇牙一乐,我心想这负担抖响了。要是瞥见他们在外头唠嗑或是瞌睡,那说明这段书说得松懈,没把他们说住,我得注重了。”

从艺六十余年来,单田芳共录制了广播和电视评书110部,共计12000余集,节目时间约6000余小时。民间撒播一个说法:“凡有井水处,皆听单田芳”。

早在2010年就有媒体消息来源说,他的评书在几百个平台播出,天下天天有1.2亿人,守在收音机和电视机前听他说书。人们熟悉他那略带嘶哑的嗓音:“欲知后事怎样,且听下回剖析。”一说就是几十年。惊堂木一拍,白纸扇一抖:“咱们言归正传!”

1994年元月,单田芳来到北京,当起了“六十岁的老北漂”,陆续录制了《百年风云》、《薛家将》等节目。“我是两条腿走路,电台、电视一起上,一直就忙到了今天。”他曾对媒体说“我很喜欢这种生涯,很刺激。我有一技之长,许多人喜欢我,这就叫幸福。只管累一点,但这个累里是带着甜的。”

年过八十,他依然不愿脱离评书的天下: “一辈子想来,人世的苦,大部门我险些都受过,什么脏活累活我都干过。回过头来,我以为挺庆幸、挺自豪,就由于我受过那么多苦,我从那里头磨炼过来的,我不娇气……经由这么多年的磨练,我自己以为已经磨炼得很是顽强了。我现在年近八旬,还不平老,以为我的这个劲另有的是,要继续一气呵成,更上一层楼,在晚年再多做点孝敬。”

单田芳在2006年开通博客,2010年开通微博。只管对这些新鲜玩意儿有障碍,他照旧本着“不乱来、不迷糊、不够衍”的宗旨“玩”了起来,有时说说某个说书时提到的武器,有时讲讲历史故事和人物关系,偶然有人将自己的评书作品传上微博请单田芳点评,他回复:“你很亲热,很大方,不拘泥,这些都很好。可是,希望你对人物在刻划得鲜明一些。评书讲的是抑扬顿挫,该横就横,该怒就怒,‘一人多角戏’贯串始终。”

9月7日,单田芳公布生前最后一条微博,向评书喜好者们先容一个线上评书公然课。四天后,单田芳与世长辞,这条微博的谈论区里燃起一片红烛。有网友留言:“评书对我而言由老先生而起,自老先生而终。”

部门资料引用自单田芳博客、自传《言归正传》,以及《北京青年报》《法制晚报》《中国青年》《商业人物》等媒体消息来源。

你对单田芳的哪段评书印象最深?

“考了全班倒数第一,先生还约请我当课代表”

河北八旬老人保外就医被拒背后

责任编辑:

中国工程院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收藏本站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冰窖口胡同82998号 邮政信箱:北京8098信箱 邮编:100068 工程院位置图
电话:8610-5915792 传真:8610-5932061 邮箱: bgdft@cae.cn
Copyright © 2008-2018 ICP备案号: 黔ICP备126234号-4